新中國成立70年我國煤炭產量淨增114倍
---
發布時間:【2019-10-8】  出處:【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點擊率:【2206】
    

  

 ■1985年,中國成為世界第一煤炭生產大國。2017年中國煤炭產量占世界的比重達到46%,比1978年提高30個百分點。

 

  ■進入21世紀後,我國煤礦采煤、掘進機械化程度分別達到78.5%、60.4%,煤炭生產實現了由手工作業向機械化、自動化、信息化、智能化的曆史性跨越。

 

  ■2013年之後,煤炭企業積極參與 “一帶一路”建設,在更高層次、更大規模、更廣領域參與國際競爭;我國煤炭工業的世界影響力和話語權不斷增強。

 

  “昔日的小煤窯,今天建成了現代化大煤礦;昔日的打眼放炮推車釘道,今天實現了現代化、信息化、智能化;昔日的破壞環境、汙染空氣,今天實現了綠色開采、土地複墾、低排利用;昔日的重特大事故多發頻發,今天實現了安全生產明顯好轉……”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副會長彭建勳用一連串的對比,形象地道出了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煤炭工業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國家煤礦安全監察局黨組書記、局長黃玉治給出的一組數據更加清晰明了:我國煤炭產量由新中國成立之初的0.32億噸,增至2018年的36.8億噸,淨增114倍,煤炭供給由嚴重短缺轉變為產能總體富餘、供需基本平衡。

 

  在煤炭產能大幅增加的同時,我國煤炭產業結構也不斷優化。煤礦數量由最多時的9萬多處,減少到目前的不到5700處,煤炭產業集中度大大提高,實現了由多、小、散、亂,向大基地、大集團、大煤礦的曆史性跨越。

 

  改革開放開啟發展新篇章

 

  新中國成立初期,百廢待興,各行各業亟待恢複生產和建設。煤炭作為支撐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能源和工業生產的主要食糧,盡快恢複煤炭生產,是當時國家的一項重大任務。中央和地方政府對煤炭工業非常重視,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大力發展國有煤礦,實行了 “五統一”的煤炭產業政策,即煤礦建設由政府統一投資,煤礦建設和生產所需物資由國家統一供應,煤炭產品由國家統一調配,煤炭價格由國家統一確定,煤礦虧損由政府統一補貼。 “五統一”政策在當時對加快煤炭產業的發展,保障國民經濟和社會生活對煤炭的需求發揮過重要作用,但是也限製了地方和企業的積極性。

 

  我國煤炭工業真正的大發展是在1978年改革開放以後。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勝利召開,開啟了煤炭工業改革開放的新篇章,在黨和政府一係列促進煤炭工業健康發展政策的引導下,煤炭行業全麵深化改革,發展先進生產力,激發創新活力,為國民經濟較快發展提供了有力的能源保障。正如中國煤炭工業協會會長王顯政所說: “煤炭工業40年的發展曆程,是在改革中起步,在開放中發展,在創新中突破,不斷實現新的曆史性跨越的40年;是一代又一代煤炭人與時俱進,解放思想,搶抓機遇,竭力奮進,自強不息的40年。煤炭行業在推進我國改革開放的進程中貢獻突出。”

 

  供應保障能力跨越式增長

 

  1978~2017年,全國煤炭保有查明資源儲量由5959.6億噸增加到1.67萬億噸;全國煤炭產量由6.2億噸增加到35.2億噸,2019年預計36億噸左右;新中國成立以來全國累計生產煤炭809億噸,其中改革開放以來累計生產煤炭736億噸,占全國一次能源生產總量的75%左右。1985年,我國成為世界第一煤炭生產大國。2017年我國煤炭產量占世界的比重達到46%,比1978年提高30個百分點。

 

  1978~1996年,我國煤炭麵臨嚴重短缺,煤礦持續 “鬧高產”,產量直線上升,1996年產煤量13.74億噸,而此時小煤礦也遍地開花,煤炭出現供大於求局麵,加之受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的影響,煤炭行業開始了5年的低迷期。到2002年,國內外宏觀經濟形勢好轉,煤炭產量逐年增加,2013年原煤產量達到39.7億噸的曆史高點後,煤炭需求逐年下降,供給能力顯現過剩。2016年2月,國務院下發 《關於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拉開了大規模淘汰落後產能的序幕。隨著煤炭去產能持續推進,原煤生產逐步向資源條件好、競爭能力強的地區集中,區域供應格局發生變化,產能富餘、供需總體平衡的局麵形成。

 

  現代化產業體係建設初戰告捷

 

  改革開放初期我國煤炭工業表現為單一產業、單一經營,煤礦嚴格按照國家下達的計劃任務組織生產。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煤炭企業在做強做大、參與市場競爭的過程中,形成了一批生產服務、生活服務和多種經營企業。進入新世紀後,煤炭行業在國家政策鼓勵下,產業鏈開始向下遊延伸,煤炭企業與煤電、化工、建材、冶金、物流等企業重組聯營進入新階段。

 

  2013年後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煤炭行業成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重點行業。5年來,煤炭行業堅持走高端化、多元化、綠色化、服務化發展道路,通過兼並重組、參股控股、戰略合作、資產聯營等多種形式,推動煤炭企業與下遊產業、新技術新業態融合發展,從傳統的煤炭開采業向現代產業體係嬗變,初步形成了煤炭、電力、煤化工、建材、新能源、現代物流、電子商務、金融服務等多元化產業協調發展格局。

 

  1978~2017年,全國規模以上煤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由125.8億元 (1978年為煤炭工業總產值)增加到2.5萬億元,增長200倍。全國煤礦數量由上世紀80年代的8萬多處減少到2017年的6300處左右。建成了年產120萬噸及以上的大型現代化煤礦1200處左右,產量占全國的80%左右;全國年產量超過2000萬噸的企業由2家發展到27家;年產超億噸的企業發展到6家。2017年末,煤炭企業參股、控股電廠權益裝機容量占全國火電裝機的27.1%,現代煤化工產業初具規模,高新技術產業、現代服務業呈現加速發展的良好態勢。

 

  煤機裝備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1978年改革開放後,我國煤炭工業經曆了從炮采、普通機械化采煤到綜合機械化采煤,機械化程度進入快速發展時期。1987年重新修訂的《煤炭工業技術政策》進一步推進綜合機械化采煤,同時開始了綜采放頂煤技術、連續采煤機房柱式采煤方法的研發和推廣。在自主研發和引進技術 “兩條腿”走路方針的指引下,到上世紀末,我國基本實現了中厚煤層係列綜采裝備國產化。1999年,我國綜合機械化采煤產量占國有重點煤礦超過50%。與此同時,綜合機械化掘進工藝集合了鑽孔、裝岩、運輸、支護等多種作業為一體,巷道支護模式也從木支護、鋼鐵支護發展到錨杆支護。

 

  進入21世紀後,我國加快了大型煤礦機械裝備自主研發,年產1000萬噸的綜采設備、采煤機、液壓支架和運輸機全部實現了國產化,並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三機一架”裝備製造能力進入世界前列。8.8米一次采全高綜采成套裝備全部實現國產化,8.8米綜采支架世界第一。全國煤礦采煤、掘進機械化程度已分別達到78.5%、60.4%,已建成183個智能化采煤工作麵,煤炭生產實現了由手工作業向機械化、自動化、信息化、智能化的曆史性跨越。由此,全國煤礦實現事故總量、重特大事故、百萬噸死亡率 “三個明顯下降”。采煤機總裝機功率達到2800千瓦、滾筒直徑達到4.3米;礦用順槽膠帶機運載長度達到6000米;刮板運輸機最大小時運輸能力可達6500噸。煤礦智能化開采關鍵部件電液控製閥結束了長期依賴進口局麵。深厚衝積層千米深井快速建井技術與成套裝備、煤礦井下掘進設備製造水平大幅提升。大型三產品重介旋流器,最大處理能力800t/h,重介質係統實現了自動監測監控。

 

  煤礦建設能力躍升世界前列

 

  在鄧小平同誌的關心支持下,我國1987年建成投產的首個大型中外合作項目——平朔安太堡露天煤礦建設項目,創造了 “高效率、高科技、高效益、快節奏” “三高一快”的平朔模式,推動我國煤炭露天開采水平一步跨越30年,為我國探索實踐煤礦建設現代化之路提供了寶貴經驗。

 

  1992年,原煤炭工業部提出 “建設高產高效礦井,加快煤炭工業現代化”的號召。此後,全國推進大型煤炭基地建設,兼並重組形成了若幹個大型煤炭企業集團。到2008年,全國共有各類煤礦1.8萬處。此後10年間,大型煤炭基地建設、企業兼並重組、 “雙高”礦井建設和淘汰落後產能不斷推進。建成了陝北、大同、平朔、蒙東等一批億噸級礦區;建成的補連塔煤礦,井型規模2800萬噸/年,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井工煤礦,是改革開放初期最大的井工礦 (韓城桑樹坪煤礦,井型300萬噸/年)的9倍;我國目前的凍結法立井施工深度近1000米,居世界第一;斜井施工長度達到800米;建成的哈爾烏素露天礦和寶日希勒露天礦,產能達到3500萬噸/年;建成的安家嶺露天煤礦選煤廠,洗選能力達到1500萬噸/年;建成的70多個智能化采煤工作麵,實現了地麵一鍵啟動、井下有人巡視、無人值守。大型煤炭基地對保障煤炭穩定供應的作用日益突出,大型煤炭企業集團、大型現代化煤礦成為煤炭供應的主力軍。

 

  市場化改革穩步推進

 

  上世紀90年代以前,國有煤礦實行統購統銷,企業沒有定價權。煤炭價格的市場化進程從1992年才開始起步。當年6月,國務院正式宣布從7月1日起,全麵放開指導性計劃煤及定向煤價格,取消計劃外煤炭最高限價和超產、增產加價,同時放開徐州、棗莊兩個礦務局的全部煤炭價格。到1994年,國家基本放開了全國各類煤炭產品的價格;2012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布 “關於深化電煤市場化改革的指導意見”,國家取消重點電煤合同,實現電煤價格並軌;2013年,全國煤炭交易製度建立,煉焦煤、動力煤期貨成功上市;2017年,國家發改委推動建立煤炭 “中長期合同製度”和“基礎價+浮動價”相結合的煤炭定價模式,發揮煤炭市場平穩運行 “壓艙石和穩定器”的作用,進一步緩解 “市場煤”和 “計劃電”的矛盾,達到了煤炭供需雙方互利共贏、兩放心的效果。

 

  生態建設理念深入人心

 

  1983年原煤炭工業部成立環境保護領導小組,確定了環境保護長遠目標,提出了 “預防為主、防治結合、綜合治理”的方針。1986年,原煤炭工業部規定,礦區設置專職環境保護機構,此後明確提出了建設綠色礦山、生態礦區的要求。“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如今在礦區已經深入人心,以煤礦保水開采、充填開采為主的綠色開采技術得到推廣,煤炭開采在從損毀環境向少損毀環境、不損毀環境轉變,並努力走向有利於改善環境,以建設和諧礦區為內容的采煤沉陷區治理,建成了以同煤塔山、神華寧東為代表的一批循環經濟產業園區,以開灤國家礦山公園和徐州賈汪區潘安湖為代表的國家近代工業博覽園和生態旅遊示範區;一批退出生產的煤礦依然 “退而不休”,經改造轉型成為各具特色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紀念館、科技館、礦山公園等,承擔著教育和激勵青少年奮發圖強的神聖使命。大麵積啟動的煤礦棚戶區改造工程,改善了礦工及家屬居住條件,新的職工住宅小區成為美麗礦山的重要組成部分。

 

  1978~2017年,全國原煤入選率由16.7%提高到70.2%,提高了53.5個百分點;煤矸石綜合利用率由27%提高到67.3%,提高了40.3個百分點;目前,礦井水利用率、瓦斯抽采利用率、土地複墾率分別達到72%、52.3%、48%。保水開采、充填開采、無煤柱開采等綠色開采技術得到普遍推廣,煤炭深加工示範、燃煤電廠超低排放、高效煤粉型工業鍋爐技術示範取得成功,煤炭清潔高效集約化利用水平大幅提升,煤製油、煤製氣、煤製烯烴、煤製乙二醇、煤製乙烯等一大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現代煤化工關鍵技術和裝備取得突破。

 

  安全生產狀況明顯好轉

 

  1980年,我國恢複了煤礦安全監察製度,1999年12月,國務院批準成立國家垂直管理的煤礦安全監察體製,實行國家、省級、區域 (分局)三級煤礦安全監察機構。2004年,國辦印發 《關於完善煤礦安全監察體製的意見》,明確了 “國家監察、地方監管、企業負責”的煤礦安全生產工作格局。2003年,國辦印發 《關於進一步加強煤礦安全生產工作的意見》,2016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 《關於推進安全生產領域改革發展的意見》,2018年中辦、國辦印發 《地方黨政領導幹部安全生產責任製規定》,進一步強化屬地監管和監管監察責任,推進企業主體責任落實。改革開放以來,黨和政府在煤礦安全生產領域進行的一係列體製機製法製改革創新,促進了全國煤礦安全生產形勢穩定好轉。

 

  據統計,全國煤礦事故死亡總人數由1978年的6001人減少到2018年的333人,煤炭百萬噸死亡率由9.713下降到0.093,首次降到0.1以下。預計2019年全國煤礦百萬噸死亡率將降到0.1以下,創曆史最好水平。

 

  行業文化事業繁榮發展

 

  改革開放後,國家大力興辦煤炭技工學校,1990年煤炭技工學校達到118所,為煤炭行業培養了18.3萬名技術工人;原煤炭工業部直屬的14所礦業學院擴大招生規模,為煤炭科技、經營管理、後勤服務等各專業培養了大量人才。國家加大對煤炭科研項目的支持力度,湧現出一大批以兩院院士為代表的高水平科技工作者,共培養了30位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院士,20位教育部長江學者,31位專家入選科技部創新人才推進計劃。

 

  煤炭行業秉持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鬥精神,不斷融合煤炭工業改革發展需要,形成了 “艱苦奮鬥、勤儉辦礦”的“石圪節精神”、保障國家能源穩定供應的奉獻精神、堅持行業協同發展的團結務實精神、堅守與時俱進的改革創新精神,推動了煤炭文化在繼承中發展、在發展中提升。特別是湧現出的一大批新時期勞動模範,他們在繼承中賦予了新時代煤礦工人艱苦奮鬥、甘於奉獻、開拓創新的特點,成為行業一道靚麗風景,為煤炭文化建設賦予了新內涵。

 

  國際化道路越走越寬

 

  1978年,我國煤炭進口244萬噸,出口312萬噸。2004年4月,國家出台了鼓勵煤炭進口的政策,2008年之後,我國煤炭進口量逐漸超過出口量。2018年,我國煤炭進口2.8億噸,出口493萬噸。

 

  上世紀70年代開始,國家先後利用國際能源貸款,開發建設煤礦18處,引進了100多套綜采和掘進設備,2006年,中煤裝備公司向俄羅斯出口綜采放頂煤成套設備和技術,同年兗礦集團與德國魯爾工業集團DBT公司簽署兩柱式綜采放頂煤液壓支架技術專利轉讓使用合同;從1984年,首家中外合資建設安太堡露天煤礦,到1988年中煤集團首次走出國門承建摩洛哥傑拉達煤礦,開發境外資源,再到2004年,兗礦集團收購澳思達煤礦,成為澳洲煤炭生產供應商,2017年兗煤澳洲公司又成功收購力拓聯合煤炭實業有限公司,我國煤炭行業的國際化發展圖景逐漸展開;從2008年,神華集團投資首個海外煤電項目神華國華印尼南蘇電廠,再到2013年之後,煤炭企業積極參與 “一帶一路”建設,在更高層次、更大規模、更廣領域參與國際競爭;從開展學術交流到加強與世界能源機構、政府和企業的深度合作,我國煤炭工業的世界影響力和話語權不斷增強。(記者 鄒潔)

 

  轉自:中國工業報


作者:【鄒潔】    

 

版權所有 內蒙古AG亞遊手機版app下載有限公司 (2018)蒙ICP備19000569號
CopyRight © wed8090.com All Right Reserved.
首     頁 | 公司概況 | 新聞中心 | 權屬公司 | 經營中心 | 業務中心 | 企業文化 | 黨建工作 | 人才招聘 | 聯係AG亞遊手機版app下載
AG8手机客户端 aggame AG8亚洲游只为非凡 AG亚游国际游戏 AG亚游积分贷 亚游注册网站 真人平台